Back to top


(圖/Flickr)

「請問你是……」女店員問。

「我昂哥的朋友,找他弟弟問些事。」我說,就見那女店員似乎懂得我是什麼來頭,眼神突然變得小心翼翼,她點點頭對我說:「那你等一下,抱歉我n^A=lhbUU7z+BSs-$xaiUag=Cp_*tRz9BHsGm(BgOEudqRkRT-問一下我們店長。先生,你要不要喝杯水?」

過了一陣子,我才看見上次那高高的麵包師傅走出來,正是上次開車來阿昂跟我說的他弟弟。我以為他會f*^TL_MXb59c8$I3mM01IMUs@d7rg3Xr0h(!zRy@)3FTcy)=nu跟我表明身分,沒想到他卻說:「我們店長今天人不在店裡,你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幫他轉達。」

「這樣喔,我是想買些點麵包給昂哥,不然我怕他以後吃不到。」我說。

「先生你,你什…什麼意思?」麵包師傅被我故意說的話,弄得有些著急。

「看來人不在馬是緣分啦,歹勢我之後不會再來了。」

我假裝要走,來擋我的不是麵包師傅是那GfdDoC2Yf%+hzmkb5KhQZKYyvG#P7Ol@!FQD$y_)P@Lo4bQo%L位女店員,麵包師傅叫住那店員的名字,我看到那女生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對麵包師傅搖頭,轉頭對我說:「先生不好意思,我還是希望可以轉達事情讓我店長知道,阿、阿昂哥的狀況。」

「不,這事情我想當面跟你們店長聊,他不在也沒辦法。」我說完就要出門,這次抓住我手臂的是剛剛那麵包師傅,我看到他臉的樣子,看來阿昂有個好弟弟。麵包師傅看著我跟我說:「先5Tydv=U-%U68oS%oVsFR2D(nG-FW5&!f-HpUIc4dAf8Qt-KWyh生,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在烹飪室只有我跟他兩個人,麵包師傅這才開口跟我說:「這位大哥,剛剛不好意思,我哥他……」

「放心,我是你哥朋友,他很好。只是有件事我想當面問問你……」

以前阿昂弟弟在夜市擺攤的時候,曾經因為阿昂去幫忙被人找碴過,還有麵包店剛做的時候也因為背景太複雜被革職換了好幾家,甚至過去的朋友和女朋友也Tf%W0uSuj6^lS5I91+5ZfXm4lgtL%PFg4ag-LkEaT!%pLXyLd_有被人騷擾而導致弟弟原本生活圈與大家逐漸有了距離。

「我知道他來的時候都會停在服飾店那前面看,因為他怕像以前一樣只要他出現,也)1XniN-a*gUX838CTruWjZjhFdeNLUplyG(l70KCYO(k0nj!3&許誰看他不爽就來找麻煩。但我認為我哥已經犧牲很多東西,沒有必要連跟我們聚在一起的機會都沒有。」我聽阿昂的弟弟這樣說起他哥哥。

我希望哥哥有空可以回來,不要在意給我們添麻煩。

南哥那邊沒消息,我繼續跟著阿昂,這天我跟阿昂接到會館通知去扛個小姐回去,一到會館就見那會-QSElOF7LT6OJ_nGbF@L^&yY*ZZSQn!giQy@9TP@97H1kVYc$c館裡面小姐被同房的兩位抬出來,那小姐神智不清,阿昂跟我把人扛到車子上,才剛把小姐帶上車,阿昂就又跑回會館,我要跟著進去就被阿昂推回去,我看他惡狠狠把我按著車子旁說了句:「哩故掐!賣堆來。」

(你顧車!別跟來。)

說完人衝上去,我還傻傻的站在下面,就聽到阿CDLb4gR1YnkRpQ7HcRduJIAGFFMG=)K3gmuHqd-L=5eQ6dDDHs昂操髒話的走下來,另外幾位穿得像是服務生的年輕人拉著像是要跟他解釋,但阿昂手一甩把人甩到地上,一個小姐趕快來勸,跟我外頭的我使眼色,我趕緊進去拉住阿昂,把他拖上車。在車上阿昂邊開車邊講著電話,人氣急敗壞,戴著藍芽在那邊跟電話另一頭的人大小聲。

「哩挖吹哩來ㄟ頭機剛,挖就叫哩愛注意賣齁小假家丟「燕窩」,弄無勒尬林杯信道,出歹事啊駕來哭啊!叫啊!嘿丟!挖塌度啊沒問哩,哩明栽啊今哩郎客屋愛「唱搖」!ORfDV4ho6--BR-+5c#05Uh0=4v*CbokqHXiVUbAVkH81LhdkDH為啥無注意!嘿丟!你母栽?幹你老師!小姐家毒吸賣害死挖就丟啊喔!你娘基掰!嘎栽小莉尬挖熟啦,摳我救郎,哩賊領班咖勒吸汙啥露用!」

(你我帶進來的頭一天,我就叫你注意不要讓小姐吃到「燕窩」,都沒在聽老子說的,等出事才在那邊哭啊!叫啊!對!我剛剛沒問你,你明知今天客人有要「唱搖」!為什麼沒注意!對!你不知道?幹你老師!小姐吃毒是要害死我就對了啊!你娘肏你vaS0Ak_^G0UnS3G3SWzGV*1RS6XdXHD5XHHCTi-4ywI50LWjg+!還好小莉跟我很熟,call 我救人,你這領班站那是有什麼作用!)

「面!哩賣就小莉阿西媽媽桑來幫哩求!母面挖負這、挖負這就尬價賀聽啦,哩挖欻出來欸郎wVFz-qPsHXf)XB9TbrOqmR@J52vQrA%(+dhr_gB+0y#VOdvE$l!小價出歹誌,弄無賀就出郎命!巄吸有杯木ㄟ郎!哩貼啥陪郎!哩岡栽哩起監壓哩人生就害聊聊啊!昂哥剛屋叫你排!神經鱉喔!做哩欸康盔啦!幹!」

(不用!你不用叫小莉還是媽媽桑來幫你求情!不用我負責、我負責叫那麼好聽啦,你我帶出來的人啦!小姐出事情,弄不好就出人命!都是有父母gkh+TyqwcUshDoKw(K(f&^QBQYj3jLh((InlxUQZL^w(P=wFn%的啦!你拿什麼陪人!你知道進監獄你人生就壞光光啊!昂哥有叫你背嗎!神經病喔!做你的工作啦!幹!)

阿昂在紅燈緊急煞車,我坐在後座看著那在茫的小姐,阿昂立刻就跟我說:「茂仔,哩幫挖看賣賊小價系「打管仔走水路」壓系「開桶」,幫挖間紮。挖今馬賣送起配合ㄟ病院,醫生ㄟ問k7uwTPQ&7_JrrCv!hCd%t_GdjtbzEMSu2xBA$57Ju!u7yfHD=n。」

(茂仔,你幫我看這小姐是「打管子走水路」還是「開桶」,幫我檢查。我現在要去q%+8LqLEqAoET71-U58sC6UQAgCM&%BhXTBZ8p-9T3jMW*uwFV送去配合的醫院,醫生會問。)

「打管仔」俗稱「走水路」,是指用毒者從血管注入毒品進去,而另個「開桶」的說法則是從鼠蹊部位來注射毒品。看我不懂阿昂跟我解釋,而解釋的同時阿昂還困惑說:你是真的不知?還是假單純?我用國外都以英文代號來解釋蒙混過去,用幾句商用英文呼弄阿昂,阿昂好似也不真的要管我會不會,叫我檢!yvjFsjfrh0g%iQLCz_7+W+IvvxpV$+pWBD_t0si!(+2UpD=vl查小姐要緊。

看下體、手臂、大腿,最後在內側找到走水路的痕跡。阿昂跟我開到所謂的「醫院」前面,我看見的是一間全部都用簾幕遮蔽,上頭只寫著診所兩字的地方。沒能給我遲疑,我和阿昂就把小姐抬進去。進去診所後奇怪的是當護士小Oud$b-0HJ@^LC1srj0rbJLCQkLed%S58w+v3l&g6MN-e)=udnx姐看到阿昂的臉,馬上就知道是什麼事情,馬上把我們請進去。

「基間尬溫頭ㄟ屋合作,今勒百屋小價齁崊酒瘋ㄟ郎客用菸灰缸趴尬頭勞輝,低價縫好幾針345B%5B)SA+U(rud232PDb0K4%ev3b$bXTdKexMjIHIegyGJKF,嘿哭尬無夠難聽。出來賺皮肉金那有駕簡單,胎槓輕鬆賺,價喝康,啊挖那沒變性起做?巄喔。」

(這間跟我們上頭有合作,上次是小姐被發酒瘋的客人用菸灰缸打到頭流血,來這縫好幾針,那哭聲哭得夠難聽的。出來賺皮肉錢那有那麼簡單,陪聊天輕鬆賺,這麼好康,那IfOQ!wSMt$1F88TlgOnFUo0yXLb5p$t&R$S1er$-0EvhnQhNt7我怎不變性去做?蠢喔。)

「呵。」聽到阿昂邊罵邊擔C_@)&9UMcDZUb-r4A&&P3j8wPCy9gs1+3BRf^cKv5ux$Jf-BUJ心那些比他年輕的剛出社會的大學生年輕人,我不知道該說這人刀子嘴豆腐心,還是那從小扛家計所領悟的心得,我就覺得這人是披著黑道背景的好人。

見我笑,阿昂不懂直接一句:「茂仔,你笑啥啦?」

(茂仔,你笑什麼?)

「笑你緣頭啦!」

(笑你帥啊!)

「幹!咖正經欸。」阿昂聽我亂說,今天才難得笑出聲。

(幹!正經一點。)

上集 →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6:「我感覺你跟我弟像,不會害我,所以你做什麼我也不計較。」

下集 →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8:「男人終究臣服於慾望,黑道份子即是。」

-

授權:一木工作室、作者 陸坡

電子書購買連結:https://www.pubu.com.tw/ebook/209934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