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8:「男人終究臣服於慾望,黑道份子即是。」

(圖/Flickr) 小姐沒事,留在診所,阿昂寫資料打電話跟他上面喬。這時候醫護員小姐走了進來,看我在點菸,就也跟我要一根問:「沒看過你,新來的。」 「嗯。」 「阿昂帶ㄟ郎?」 「不,南哥介紹。」 「喔,也是。看你跟他感覺起來就沒像。」 跟護理師的話到這裡沒有繼續下去,我跟阿昂開車,我本以為要回去會館繼續工作,但阿昂卻開去小攤販,我問他工作呢?...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7:「你笑啥啦?」「笑你緣頭啦!」

(圖/Flickr) 「請問你是……」女店員問。 「我昂哥的朋友,找他弟弟問些事。」我說,就見那女店員似乎懂得我是什麼來頭,眼神突然變得小心翼翼,她點點頭對我說:「那你等一下,抱歉我問一下我們店長。先生,你要不要喝杯水?」 過了一陣子,我才看見上次那高高的麵包師傅走出來,正是上次開車來阿昂跟我說的他弟弟。我以為他會跟我表明身分,沒想到他卻說:「...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6:「我感覺你跟我弟像,不會害我,所以你做什麼我也不計較。」

(圖/Flickr) 「幹……」 阿昂罵了髒話,但是當我拿起黑頭鞋的時候,他卻有點意思的盯著我的黑頭鞋看。 隔天我們擠在阿昂單人床上睡到下午,中間我感覺阿昂晨間勃起的屌隔著內褲頂在我身上,我在棉被的手去探,誰說自己不年輕的,這裡不還是挺有活力的嘛,看他的睡臉,我覺得這跟我同年的大男孩是不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出門前我讓阿昂試穿我的黑頭鞋,...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5:「看見他這樣毫無防備的樣子,讓我性奮。」

(圖/Flickr) 阿昂看著我,然後看看自己那聳立的褲檔。只是傻傻的笑說:「歹勢,太久無黑啊了,哩督阿各安內衝……」 (不好意思,太久沒那個了,你剛剛又這樣弄……) 我大膽的阿昂的褲子一拉,一個直挺的陰莖就彈了出來,原來會那麼明顯不只是棉褲,而是本來阿昂棉褲下就沒有穿任何內褲。我看著那一陣一陣上下跳動的陰莖,笑笑的看著阿昂說:「昂哥勇欸,...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4:「他自己可能不知道這牛皮的味道和臭味的刺激,是勾起他性慾之處。」

(圖/@Thanh Starasian/Flickr) 「哩賣嘎拔郎講喔,挖當席尊今ㄟ以威挖ㄟ系,但巄沒尬郎講挖屋靠。挖相信利茂仔,挖當時靠母系驚系,吸驚挖死凹挖嘿塌冊ㄟ修弟馬安抓?佳本憨債巄愛金,挖弟仔伊剛背ㄟ起?挖無尬藝擔仔但齁郎起,但挖哪吸系啊,挖吸忘伊造,不面管吸勒家。」 (你不要跟別人說,我當時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但是都沒跟人說我有哭。...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3:「那蜿蜒到胸前手臂的神明刺青,才讓我想起了阿昂的身份。」

(圖/Flickr) 阿昂的皮鞋品味跟其他人不同,他喜歡褐色、大紅的牛皮雕花或半雕花鞋。不管任何場合他總會穿上這些鮮紅的皮鞋走動,我在會館前台休息時看見阿昂不穿襪穿上那鞋子跟那些姊姊妹妹們交談時,眼神總會不自覺的盯著那鮮豔的皮鞋追,看見那寬大的腳長,和毛茸的腳,以及膝上之後跟皮鞋大搭的穿著風格。 在跟他一起工作後一個月,我跟阿昂已經拉熟了距離。...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2:「阿昂對那些穿在腳上的皮鞋味,相當入迷。」

(圖/Flickr) 因為研究,透過姊姊的關係,我認識了「南哥」,當時南哥在一家北區的會館把我帶進去,他自然知道我那研究的身份。但也警告過我即使我是這種清白身分,或在怎麼正當的動機,在裡頭都沒人在乎。而南哥只是受我姊之拖把我領進門,在還時保我個全身,我開始天真的以為是保護我,但後面南哥其中一個小弟阿昂才笑說我天真。 「哈!...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1:「黑道文化的研究只是一種表面,我踏入的是那泥灘,自找的下陷。」

(圖/Flickr) 「學長,李教授在找你。」 我才剛走到研究室前的走廊,就碰巧遇到幾名同系所的學弟,學弟這樣跟我說,教授在找我。我點了頭跟他們說知道了,就快步離去。走沒幾步,我聽到後頭有女孩們的聲音,看來是別系上的學妹跟學弟們約,那些人碎嘴我的聲音,被耳尖的我聽到,人就是這樣喜歡在背後對人品頭論足,而現在的小孩進化到就算被你聽見他的嘲諷,...

古希臘硬派同志情侶軍隊 各種意義上都很。能。刺。

社會大眾對於男同志的第一印象可能包括細膩、敏感、溫柔等形容,甚至認為在體能表現上也略遜於直男,事實上,雖說都是同志,但菜色多變且風情各異,很難一概而論。 今天嘎編想要跟大家說一個關於古希臘男同志的小故事——一支全由男同志情侶組成、各種意義上都很能刺的硬派軍隊。 延伸閱讀: 中國古裝BL又一部!張博涵、徐源纏綿共織《鮫綃碧》奇幻浪漫引人無數遐想 (...

嘎專訪|同志文壇滾十年,細筆勾勒社子島《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的魔幻時空:賈彝倫

賈彝倫新書《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專訪側拍 (圖/嘎嘎台 GagaTai) 賈彝倫,台灣高雄人,被稱作賈大的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大。已經出版過多部同志文學作品他,風格肉慾、很情色,卻又能賺人熱淚。嘎編年輕的時候可是攢了零用錢偷買他的《Twins-我和他-》,吸收雙胞胎兄弟禁斷之戀新知識,還是新姿勢?賈大本業是個上班族,最愛宅起來打...

同志影史經典《斷背山》原著作者:但願我從未寫過這個故事

作者拒絕承認粉絲改編《斷背山》成為快樂結局的同人小說,表示:「在法律上,這些角色都是我的」,並堅持以悲劇作結。 電影《斷背山》的原著小說作者安妮.普羅克斯(Annie Proulx)跳出來,說「但願我從未寫過這個故事」,因為粉絲們一直在努力改變故事,希望角色有個幸福的結局。 (圖/IMDb) 安妮在《巴黎評論》...